名篇赏析
 

不能包含特殊字符


格式:YYYY-MM-DD
例如:2002-07-07
 
美高梅4688官方网站 > 与书为友 > 名篇赏析
《为了忘却的记念》
2020-05-18        作者(来源):图书馆

为了忘却的记念(节选)

鲁迅

天气愈冷了,我不知道柔石在那里有被褥不?我们是有的。洋铁碗可曾收到了没有?……但忽然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,说柔石和其他二十三人,已于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,在龙华警备司令部被枪毙了,他的身上中了十弹。

原来如此!……

在一个深夜里,我站在客栈的院子中,周围是堆着的破烂的什物;人们都睡觉了,连我的女人和孩子。我沉重的感到我失掉了很好的朋友,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。我在悲愤中沉静下去了,然而积习却从沉静中抬起头来,凑成了这样的几句:

惯于长夜过春时,挈妇将雏鬓有丝。

梦里依稀慈母泪,城头变幻大王旗。

忍看朋辈成新鬼,怒向刀丛觅小诗。

吟罢低眉无写处,月光如水照缁衣。

……

要写下去,在中国的现在,还是没有写处的。年青时读向子期《思旧赋》⒄,很怪他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,刚开头却又煞了尾。然而,现在我懂得了。

不是年青的为年老的写记念,而在这三十年中,却使我目睹许多青年的血,层层淤积起来,将我埋得不能呼吸,我只能用这样的笔墨,写几句文章,算是从泥土中挖一个小孔,自己延口残喘,这是怎样的世界呢。夜正长,路也正长,我不如忘却,不说的好罢。但我知道,即使不是我,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,再说他们的时候的。……

 

[赏析] 这是一篇纪念性的文章,但又不同于一般的纪念和哀悼性文章。这要从作者当时所处的特定的社会背景和被纪念者的身份来说。文章怀念的是被国民党当局杀害的“左联五烈士”:柔石、殷夫 (白莽)、冯铿、胡也频、李伟森。当时正是国民党实行法西斯文化专制主义的白色恐怖时期,对于五烈士,鲁迅的悼念是深刻的,但又“吟罢低眉无写处”,三年后写的这篇作品中说:“要写下去,在中国的现在,还是没有写处的。”作品所表达情感是复杂的,深沉的,而又是细腻的。对于革命战友的怀念是深沉的,而对于他们的被残害,既有对当局的无比愤慨,也有对“芳草零落”的无比痛惜,这两种情感之流交汇于文中,时起时落,相互激荡,形成极为强大的情感冲击波。这篇文章写得非常自然,是信笔写来,不事雕琢的文章。



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377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